在威尼斯的历史上,“黑死病”曾两度凶猛地袭击了这个水城。一次是在1347年,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威尼斯丧失了五分之三的人口。第二次是在1630年,“黑死病”又突袭了威尼斯和泻湖地区,夺去了45000人的生命(相当于当时威尼斯的三分之一的人口)。1630年的瘟疫爆发后,威尼斯人向圣母玛利亚求救,威尼斯共和国元老院立下誓言:如果圣母能将威尼斯从这场劫难中解救出来,就将专门为她建造一座教堂。瘟疫过去后,元老院于1631年决定兑现自己的誓言,开始竞选新教堂的建筑师,并要求这个工程“既不要花费太高,又能给人好印象”。在给新教堂命名时还加入了含有健康和救赎意义的“salute”,以感谢圣母庇佑他们摆脱瘟疫的侵袭。年仅33岁的巴尔达萨雷·隆格纳在竞选中获胜,受命设计这座教堂。新教堂建造的时间长达56年,直到巴尔达萨雷·隆格纳去世后的5年(1687年)才告落成。安康圣母教堂的基座呈八角形,上面建起了一个威尼斯风格的大圆顶。东侧的祭司席上面还有一个小圆顶,两侧是一对钟楼。根据当时的纪录,建造这座教堂光是打地基就用了17万根木桩。在施工中,巴尔达萨雷·隆格纳遇到过诸如地基塌陷和墙壁支撑等不少难题,为了解决稳定性问题,建筑师还特意发明了支撑圆顶的奇异的螺旋造型。从侧门里看一眼时,灰白的教堂内部并不像教堂的外表那样撼人心魄。可要是从平时关闭的大门往里看,正如设计者巴尔达萨雷·隆格纳所期望的那样,视觉效果就大不一样了。安康圣母教堂的大门只在健康节那一天打开。健康节为每年的11月21日,是为躲避和消除瘟疫而设,这一天也是人们一年中可以从正门走进教堂的日子。信徒们手持点燃的蜡烛,穿过横跨大运河河口的船桥走向教堂。教堂淡绿色的大穹顶象征着圣母的王冠,穹顶下巨大的涡卷形扶壁既为厚实的底座与圆顶之间提供了有机的联系,也加固了支撑,涡卷形扶壁使建筑物的轮廓浑然一体。教堂的立面由一段台阶引导,看上去就像一座装饰华丽的凯旋拱门,四根高大的圆柱支撑着檐口和三角楣。作为巴洛克风格的教堂建筑,安康圣母教堂的外观上(涡卷形扶壁上、三角楣上和壁龛里)也竖立着许多装饰性的雕像。

穹顶巨大的安康圣母教堂是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它位于大运河汇入圣马可海港之处,犹如一座海上宫殿,主导了大运河河口的空中轮廓线。卡纳莱托、瓜尔迪等许多著名的画家,都描绘过以它为主体的壮丽风景。在美国作家亨利·詹姆斯眼力,安康圣母教堂就像“一个站在沙龙门边的贵妇……她的穹顶和涡卷装饰、扇形边的扶壁和雕像一起组成了一顶华丽的王冠,她那一层层列至地面的宽阔的台阶就像长袍的拖裾。”

安康圣母教堂的内部是由8根立柱围绕的宽敞的圆筒状空间,地面铺着有美观的几何图案的大理石,四周是一圈6个礼拜室。主祭台上装饰着朱斯托·勒考特精心制作的一组雕像,表现圣母将威尼斯从瘟疫中解救出来;圣母圣子像居中,在圣母的左边,代表威尼斯的高贵妇人取恳求的跪姿,而另一边代表瘟疫的丑恶老妇人则在天使的追赶下逃窜。教堂里的绘画杰作主要集中在位于主祭坛左侧的圣器室内,其中包括提香的圣坛背壁装饰画《圣马可加冕图》和同样由他绘制的天顶画(表示《旧约》故事,如该隐和亚伯、亚伯拉罕和以撒、大卫和歌利亚)。圣坛的右侧有丁托列托的《迦纳的婚礼》,罗斯金称赞它为“综合了提香般丰富的色彩活动伦勃朗般强烈的光影效果而且更加果断”。